4008-817-812
OA通道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

新闻资讯

NEWS
  • www.lxfactoring.com
  • 4008-817-812
  • 0531-82666825
  • 济南市历下区旅游路21366号康桥颐城小区4号楼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 > 业界动态 > 2018年信托业“雷”霆大阅兵!

2018年信托业“雷”霆大阅兵!


文章来源 : 龙信保理 发布时间 : 2018-12-28 浏览量:

1、前赴后继的中江信托

出场人员:中江信托及猛狮科技、大连机床、亿阳集团、凯迪生态等。

中江信托可是去年窜出来的一匹“黑马”,未曾料到今年一出场便遭遇“滑铁卢”。

从1月金马276号信托计划到11月金马499号及金海马6、12号信托计划,中江信托开启的绝对是“连环炸”模式,往往是一个没完两个已经出动。

看看下面这一片,投资者是否记忆犹新?没错,就是他们!

中江信托—金马276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浙江同城)

中江信托-金鹤14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海航集团)

中江信托-金鹤14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中科建飞)

中江信托-金鹤15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猛狮科技)

中江信托-金鹤15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福建冠福)

中江信托-金鹤16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斐讯数据)

中江信托-金鹤18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大连机床)

中江信托-金鹤19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龙力生物)

中江信托-金鹤20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凯迪生态)

中江信托-金鹤28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五洲国际)

中江信托-金鹤40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天神娱乐)

中江信托-金鹤40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神雾节能)

中江信托-金马32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罗平县兴城城建实业)

中江信托-金马38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榕江县道路建设)

中江信托-金马43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呼和浩特道路建设)

中江信托-金马45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遵义余庆县海纳投资)

中江信托-金虎31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工大集团)

中江信托-金马49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武定工业开投)

中江信托-金海马6、1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安徽蓝德集团)

再看看括号里面这帮嘚瑟的家伙,猛狮科技、大连机床、神雾节能、凯迪生态、天神娱乐……一个个看上去都是手提两把刷子混江湖的,却总被一些小情况打倒。

就拿吴道长的神雾节能来说,财经女侠叶檀扒扒财报就能发现它利用关联交易玩套路,真不知道中江信托的尽调是怎么搞的,估计也是走了个过场。

大连机床,违约“老司机”一个。从2016年开始,旗下债券、信托不是已经违约,就是在走向违约的路上。去年兴业信托被拖入10亿泥潭,今年又被中江信托赶上,二者间7.6亿元应收款“萝卜章”案在经历过N多离奇情节后,最终于11月由江西省南昌市中级法院判定大连机床退赔中江信托6亿多。

问题是,就大连机床这负债累累的光景,能还得上吗?

老祖宗一直教导我们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”,看来中江信没理解深刻。

市场低迷,踩雷可视为连锁反应,但将踩雷当成前赴后继的战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毕竟,你踩的可都是投资者的血汗钱呀。

下面出场的这位,虽然踩雷动静没有那么大,但行事非常高冷。

2孤傲高冷的山西信托

出场人员:山西信托及沃德建筑、万家隆、通联实业等。

山西信托一直比较低调,名头、规模、业绩均排在行业末游。不过,2018年,蔫吧的山西信托业也踩雷不少。

山西信托-信实 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沃德建筑)

山西信托-信实 5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万家隆)

山西信托-信实 5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通联实业)

山西信托-信实 5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金洋州房产)

山西信托-信达 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广生堂批发)

相较中江信托,山西信托在违约处理态度很是高冷哪。

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,在明知广生堂药品公司债台高筑,2016年3月8日已经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下,依然执意将投资者的血汗钱借给该公司,并且信达 3号、信实 55、信实 58号,三个项目都是一个融资方,全部投向山西运城首富全亚林控制的几家公司,其他几个项目也都在山西境内,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而在项目逾期后,山西信托被投资者爆出态度消极,不还钱也没有制定还款计划,连官网电话都打不通。信托产品客户经理一副爱答不理的牛气样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更可怕的是,这人在违约后向公众撒谎,曾表示“信达3号”和“信实55号”资产可覆盖本息。

本来就是赛道中的末流选手,还没有一个积极的态度,真不知道想啥呢。

接下来出场的这位吧,本身实力一般,今年踩雷也不多,神奇的就是董事长总被抓,看来“投资不过山海关”的传说可能还要流传一段时间。

3董事长总被抓的吉林信托

出场人物:吉林信托及前三任董事长、中弘股份等。

随着中弘股份债务危机全面爆发,从ST中弘蜕变成中弘退,2018年吉林信托证据确凿地踩上了这个“地雷。”

7月中旬,吉林信托公告证实,吉信汇融16号中弘矿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利息已事实逾期,融资方正是中弘股份的子公司中弘矿业。

中弘股份已是风雨飘摇,如何兑付是个问题。

另外,吉林信托涉及中科院旗下公司中科建设的汇融38号也出现问题,资金规模4.5亿元,给投资者的最终答复是争取在2019年6月末之前全面解决问题。

暂时看来只能慢慢等了,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除了项目逾期、违约的焦虑,吉林信托自身也很焦虑,三任董事长被抓,莫非中邪了。

2007年4月初,吉林信托第一位董事长张兴波被立案调查,2008年12月24日,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张兴波犯贪污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等。

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2007年6月-2015年10月在吉林信托履职,目前正在接受检察调查,其人2017年曾因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处罚。

第三任董事长李伟,履职不足两年,却早早开启了物欲的“潘多拉魔盒”,2017年8月接受组织调查,2018年12月被提起公诉,还被山西省纪委监搬上教育宣传栏,成为警示后人的案例。

4“会变脸”的湖南信托

出场人物:湖南信托及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、千山药机、凯迪生态、海航创新等。

湖南信托临近年末给大伙表演了一把川剧变脸,一面斥巨资积极纾困本土上市公司,抹出一副责无旁贷的脸谱,轻轻一扯,却又换成另一副模样。

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(湖南)信息,湖南信托因为“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、弄虚作假”于12月13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华夏时报报道,这次事件或与年初湖南信托一个信托项目出现股东股权被冻结、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问题有关。

面对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这种丢脸的事儿,湖南信托不淡定了。立马进行反馈核实,证实情况系企业公示信息登记有误,并非自己隐瞒真实情况、弄虚作假,现已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。

信托君想说,人生百态,世事无常本身就是规律,我们大可不必纠结于此。不过,在处置信托逾期等问题上,湖南信托做的可有点拧巴。

2018年,湖南信托有三个项目违约:千山药机的1.98亿元贷款在2018年2月违约;*ST凯迪的借款在5月份出现逾期;海航创新未能在9月偿还全部3亿元的借款本金。

千山药机风险暴露后,湖南信托后向长沙中级法院起诉,案件于7月4日开庭审理,但直至8月30日千山药机半年报显示,尚未收到判决文件,也没有执行,此后再未有处置安排。

按理说对于千山药机这样的湖南本土企业,湖南信托即便在“狼多肉少”的局面下,也享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,但这样的不紧不慢的态度,不知道到强制执行阶段还有没有可执行的财产?

海航创新3亿元借款,至今也只还了1550万元,原先承诺于12月31日之前偿还本金和利息,看来希望渺茫。

5“自毁长城”的四川信托

出场人物:四川信托、北京圆融通等。

四川信托也算业内标兵了,2012年还获得了“诚信托行业新秀奖”。2018年有点飘飘然,“四川信托-川诺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(以下简称“川诺2号”)与“四川信托-川诺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(以下简称“川诺3号”)爆出逾期半年未兑付。

抛开融资方原因不说,单就选投资顾问这事儿就能看出四川信托的不严谨作风了。

川诺3号的投资顾问正是臭名昭著的北京圆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百度一下,“逾期”、“欺诈”、“违约”、“风险”等词比比皆是。天眼查显示,该公司在2017年11月就被列入“老赖”名单,今年9月被中基协爆出疑似失联。

聘请这样的公司做投资顾问 ,四川信托简直就是自毁长城!

风险暴露后,四川信托态度敷衍,第一时间宣布,“川诺2号和川诺3号属事务管理类信托,我司承担被动受托责任”,将自己撇得个干干净净。

但在层层挖掘后信托君发现,川诺3号最终投资方向为黑龙江龙视珠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而龙视珠江的法人,正是圆融通的法人王旭峰。而这家公司早在2015年7月1日就被黑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川诺3号一期成立日期则是2015年11月4日!

这其中究竟有多少曲折,不得而知。

6“没人要”的天津信托

出场人物:天津信托、天津银监局、天津海泰控股集团等。

天津信托今年可谓走了狗屎运,竟然没踩雷!

不过,躲过了暴雷却没有躲过头顶的“黑天鹅”,竟然在寒风料峭的1月连续吃下天津银监局三张罚单,合计被罚没100万元。

说到底,守法很重要,类似“信托资金池信托业务新增非标资产入池、未如实披露信用风险违法违规行为”、“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法定上限”、“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业务未直接对应项目、资金使用监控不到位”这类错误明显就是找抽的节奏。

100万元虽然不多,该珍惜还得珍惜,毕竟赚钱不易,特别遇到现今这种金融环境,又摊上天津信托自家底子薄,2017年营收、净利润均处于行业中下游,意欲混改却连个意向投资者都征集不到。

今年4月,天津信托混改项目就在天津产权交易所挂牌,打算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3名战略投资者,增资持股比例39.73%。

然而,大半年过去了,天津信托还是未等到意中人,可怜大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腆着老脸三次延长混改时间:“8月21日、10月22日、12月17日,天津海泰控股集团连续说了三次“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,为最大限度推动国有企业混改,自2018年××月××日起延长信息发布。”

这一转眼已经2019年,鬼知道天津信托何时能觅得如意郎君?

7自作自受的安信信托

出场人物:安信信托、印纪传媒等。

安信信托今年扶贫有成就,前几天还入围中国网优秀金融扶贫先锋榜精准扶贫先锋机构,但想想自己吞下印纪传媒这颗“苦果”,估计领奖时也是一种苦涩的心情。

据安信信托9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减公告显示,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,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(法定披露数据)相比,同比减少90%-100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(法定披露数据)相比,同比减少95%-110%。

究其原因,年初安信信托砸下13.61亿元,以每股为12.75元/股的价格受让印纪传媒股份1.07亿股,占其总股本比例6.03%,未曾料到印纪传媒银样镴枪头,成为影视行业最先被挤掉的泡泡,股价跌的不成样子。

自己选择的路,怨不着别人,面对此情此景,安信信托只能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.91亿元。

8表现不咋好的中信信托

出场人物:中信信托、天房集团、中国黄金。

压轴出场的自然是老大哥中信信托,不过,囿于今年惨淡行情,老大哥也是没起好表率作用。

5月,“中信·天房2号”虚晃一枪,把人紧张的够呛,好在最后兑付了。另一个项目“中信长天2号北京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(下称“长天2号”)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从5月拖到7月,中间经过违约后再次失信,再无下文,好像人间蒸发一样。

好不容易来到下半年,中信信托又出现在神州长城巨额债务危机中;9月贵州松桃最大国资平台违约,中信信托涉及其中,却坚称“未发现异常”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信托的私密性让很多事情孰难分辨。但作为业内最有实力,信誉最佳的信托机构,中信信托切不可忘掉“带头大哥”的责任。

“受人之托、代人理财”是信托的本质,2018年你们做的可真不咋的,违约就不说了,不少项目在违约后却没了下文。2019年就在身后,赶紧醒醒!

(来源:信托圈)